西北视窗  文化新闻

 

  在我们的理论研究中,梅兰芳表演艺术与国外戏剧理论并峙而有“三大体系”之称,亦可见中国戏曲作为体系的民族性、原创性、系统性和专业性,戏曲的体系,它的一整套程式、虚拟和写意的表现方式自成体系,从术语、一招一式,到行当、表演乃至整个舞台的“唱念做打”都与西方的戏剧体制完全不同。从近代西学东渐到改革开放历次的西潮中,传统思想文化确实受到严重冲击,很多领域都变得“洋腔洋调”,有的甚至渐浸肌肤、一改其旧。但戏曲的自成体系使其具备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性,所以改革开放的开放与包容确实带来了戏曲舞台面貌上的许多新变化,在某些时期甚至使得创作本体流失严重,但仍然难以撼动戏曲的根基,戏曲的自成体系也形成一种天然壁垒,成为戏曲传统保护的屏障,它很难被西方戏剧同化和消解,当然这也是中国戏曲“走出去”的难点,戏曲的这种传统和体制机制为我们总结和构建这一属于民族戏剧的体系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学术和话语表达。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不仅是一个代表中国民族戏剧的体系,也是代表中国民族文化的一个标志和体系。

  (刘祯/原载于《中国戏剧》2024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