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视窗  文化新闻

 

 ■记者 王筱丽

  从艺40余年,越剧名家许杰在舞台上穿军装的机会屈指可数,更不用说和一众男演员们英姿飒爽地集体与观众见面,“大家的精气神都聚在了一起”。作为“光荣之城”2024上海红色文化季的红色舞台作品展演剧目,上海越剧院原创现代大戏《好八连》昨今两晚登陆天蟾逸夫舞台。

  上海越剧院原创现代大戏《好八连》以《霓虹灯下的哨兵》为创作灵感,让两代八连战士“隔空对话”。(上海越剧院供图)

  创作灵感源自一代人的记忆《霓虹灯下的哨兵》,《好八连》从中拓展出现代叙事,让“好八连”精神在当下继续闪耀。“在上海解放75周年到来之际,《好八连》的上演对于上海越剧人来说意义非凡,我们努力向观众证明,越剧始终贴近时代,拥有广阔的创作空间。”许杰说。

  锻造军人气质,演员为角色军训

  在演出后台,1949年“好八连”的行军包和当代八连战士的背包整整齐齐地紧挨在一起。剧中,相隔70年的两代“好八连”也正是因为军魂的传承密切地连接在一起:2019年,一场特战考核即将开启,新兵秦小军才能出众,却露出年轻人自我和浮躁的心态。为将其锻造成真正的八连战士,指导员严斌费心筹谋。而多年来以精神支柱给予其力量的,便是因1962年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而家喻户晓的八连第一任指导员路华。

  接到“严斌”这一角色,演惯才子佳人的陆派小生徐标新内心有过犹疑:“这个角色太难了,没有小生的框架可以套,没有程式化的动作可以借鉴。”经过思虑之后,他下定决心,就像代代相承的“好八连”一样,身为中生代的他,应当给年轻的后辈男演员们做个榜样。创排初期,为更好地塑造演员的军人气质,剧组特地安排了为期一周的军训,由八连退伍教官全程指导,训练内容涵盖了队列、拳术、体能、行军、战术训练等。

  正是这一次体验,让徐标新对军人有了切身的体会。8月份的酷热天气里,走单边桥走到双腿双臂发抖,但仍要紧紧抓住链条,以防掉入水中;匍匐前进,汗水粘着飞虫吸进鼻子,仍要奋力接近终点。“军人的信念和坚韧,那时候我充分地体会到了。”《好八连》演出前,徐标新暂时“清空”之前的传统戏记忆,一遍遍回味军训时的时光,“站在台上的一刻,我和严斌真正地融为了一体”。

  “好八连”精神永不过时,戏里戏外皆有传承

  说好军旅故事,离不开对军旅生活的深度了解。据《好八连》编剧莫霞介绍,主创团队曾先后七次赴“南京路上好八连”所在部队采风、交流、座谈,参观宿舍、训练场地等,并与八连第26、27任指导员、连长及业务骨干长期反复交流。作品里战士对头盔的深沉情感便是来自采风。演习与真实战场不一样,没有生死,但战士的头盔相当于头颅,当战士在演习中被判定为“死亡”时,必须摘下头盔。看到战士们珍视头盔如同珍视生命,主创深受震撼,并将此嵌入剧中。

  上海越剧院第十代演员冯军和其饰演的“秦小军”同样年轻,这也让他对人物从小自私到最终成熟的转变过程更有体会。“这个角色既复杂又简单,他有着丰满的人性。我不想回避他的一些暗面,更想展现出他如何一步步受到好八连精神的激励,完成蜕变。”因为《好八连》中的作战场面,冯军还用上了过去在戏校学《盗仙草》《挡马》的武戏功底,这才有了剧中抢背、下高、飞脚等一连串精彩展示。

  “震撼、好看、越剧味浓。”第一轮演出过后,观众给出了最直观的反馈。越剧戏迷爱听唱腔,《好八连》不因是现代戏就忽略了剧种本身的特点。演出中,陆派、尹派、范派、徐派、袁派等悉数登场,几乎是一人一流派。根据剧情需要,演员们作出调整。为了展示出军人的沉稳,徐标新在清丽飘逸的陆派基础上加强胸腔音,并吸收了沪剧、锡剧男演员的演唱方法。与此同时,作品也凸显了越剧长于抒情的风格特色,着重刻画了战友情、母子情、夫妻情、姐弟情。

  戏中有传承,戏外同样是几代越剧演员的接力。今年恰逢上海越剧院男女合演团成立65周年。“《好八连》这部作品和永不过时的八连精神,对于我们演员来说是莫大的鼓励。”徐标新对记者表示,“越剧虽然年轻,但没有停止过发展的脚步。我们会坚持守正创新,不断向观众演绎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