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李慧、赵明昊 通讯员 吴奇11月27日17时40分,一列满载着棉纱、棉粕的货物列车从新疆库尔勒火车站开出,将货物运往湖北宜宾北、广东大朗等站,标志着格库铁路过货量突破1000万吨,成为助力西部经济发展的铁路运输大通道。

  运输距离长、物流成本高曾经是制约新疆经济发展的瓶颈。“十三五”以来,新疆铁路部门围绕“疆内环起来、进出疆快起来”,加快推进铁路建设,织就了覆盖全疆的铁路网,新增铁路营业里程1987.6公里、全区铁路营业里程达到8152.6公里,通达所有地、州、市。

  2014年之前,新疆对外联系的铁路通道只有兰新铁路,客货共用,通道单一且运输能力有限。2014年,兰新高铁开通运营,兰新高铁和兰新铁路陆续实现客货分离,兰新铁路运能得到释放,兰新铁路与兰新高铁成为新疆东联西出的主通道。2015年,临河至哈密铁路开通运营,新疆新增一条进出疆铁路通道,与兰新铁路合理分工,释放既有铁路的运能。

  格库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后,形成以兰新铁路和兰新高铁为主通道、哈密-额济纳线路为北通道、库尔勒-若羌-格尔木线路为南通道的“一主两翼”交通格局,运输能力不断提升。

  与此同时,格库铁路运营后,新疆铁路部门不断优化运输结构,将南疆地区经兰新铁路运输路程超越兰州的货物逐步转移至经格库铁路出疆,有效缓解了兰新铁路的运输压力,货物的出疆时间也压缩了9小时以上。

  “从刚开始联通青海、西藏,到如今辐射甘肃、四川、湖北、云南等省区,格库铁路的干线通道作用充分显现,不仅有效缓解了兰新铁路的运输压力,还在运输高峰等关键时期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公司调度所生产计划室副主任张明表示。

  “目前,南疆货源经格库铁路的运输比重从70%至80%增至95%以上,为南疆企业生产的货物运输提供了更大的运能支撑,南疆地区生产的棉花、钢材等大宗货物从格库铁路出疆,而青海、四川等省份生产的化肥、调味品等货物源源不断地从格库铁路进入新疆,极大地满足了当地企业和群众的生产生活需求。货物运输种类由刚开通时的3种增加到现在的75种,充分实现了西部省区优势资源的互补。”库尔勒货运中心营销部副部长龚培培说。

  格库铁路建成投用,使南疆地区拥有了直通内地的便捷铁路通道,促进西部能源、矿产等资源的共享和流通,助力南疆地区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也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