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英国,引发了各界对于英美关系走向的猜测。

  此次访问期间,双方在移民问题上态度迥异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首相梅在此次会面之前就公开表示,将向特朗普当面提出对其移民政策的不满和批评。但即使这样,特朗普仍然在记者会上表示:“即使政治不正确,仍然要说移民问题已经改变了欧洲的文化与安全,对欧洲造成了非常负面的影响”。对此,首相梅重申脱欧之后会加强边境管控、提升移民质量,并强调移民总体利大于弊,英国对其长期欢迎和接纳移民的历史深感自豪,移民为英国经济和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

  实际上,英美之间当前的矛盾并不局限于此。在此次会面之前,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举行了沟通,英方要求美方对当前面临高额钢铝关税制裁的英国企业实施永久豁免,但这一要求并未得到美方积极回应。

  在外交事务领域,双方在伊核协议领域的分歧更是没有进一步弥合。首相梅虽然表示支持美方对中东地区政策的关切,但是双方的政策路径显然不同。英方期待进一步坚持伊核协议,拉近伊朗与西方国家的商业联系,进而为解决其他问题增加砝码。美方则希望通过大规模制裁迫使伊朗屈服,一次性解决所有地区问题关切。

  对于美国对伊朗即将实施的制裁,英国在要求美方对在伊英国企业实施豁免无果后,坚决地站在了美国对立面上,与欧盟、中国和俄罗斯坚持与伊朗保持正常经贸、投资和金融联系,并且在相关结算中逐步降低美元比重。

  上述政策分歧叠加英国各地声势浩大的抗议人群,造成越来越多的分析认为,英美特殊关系出现了明显波动。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上述波折并不影响两国长期特殊关系的稳定基础。

  在经贸领域,虽然当前英美双方在钢铝关税制裁方面存在龃龉,但总体相互依赖度不断上升的长期态势没有改变。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外交与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于洁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数据上看,以2016年为例,美国是欧盟之外英国服务和货物贸易的最大进出口对象国家,这一态势在脱欧之后不会发生变化,将保持稳步增长态势。再投资层面,英国国家统计局2017年数据显示,如果从单一国家实体的角度来看,英国是美国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来源国,也是美国FDI流向的第二大目的地。

  她表示,英美特殊关系的起源是安全防务合作,这也是当前特殊关系的核心。这一颇具深度和机制化的合作并不会因为某位总统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事实上,此次特朗普访问英国期间,最令其满意的也是英美双方特种部队举行的联合演练。英方也针对美方贸易需要,实时宣布了未来10年内在美国购买240亿英镑军事装备的计划。

  于洁强调,正是看到了英美特殊关系安全内核的强大和稳定,首相梅才会在脱欧谈判关键节点上顶住巨大的国内压力邀请特朗普前来访问。在此时邀请特朗普访问英国是梅政府的脱欧谈判策略。欧盟虽然已经成为全球至关重要的经济体,但在安全和防务上对于北约、美国以及英国的依赖非常大。作为欧盟内部少有的核大国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英国通过此次在北约峰会上与特朗普访问展示与美国的安全防务合作,意在借安全防务等硬实力向欧盟施压,避免欧盟在脱欧事务谈判中过于强势、出现不利于英国的硬脱欧的局面出现。

  对于特朗普有关未来双边贸易协定的论述,于洁也表示,当前判断未来英美贸易协定走势仍然为时过早,英国政府内部没有足够的时间探索上述谈判,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对欧谈判事宜上。但是,可以肯定,如果双方在谈判贸易协定时,特朗普仍然在任,美方将推进自由度最大化的贸易协定。

  (经济日报驻伦敦记者 蒋华栋)

  来源:经济日报